“量子之父”潘建伟:十年左右量子通信“飞”入千万家

夜隼008 中字

时针指在3月12日下午4点40分,北京会议中心第十五会议室,全国政协科学技术界别30组的36位委员,分组讨论“两高报告”基本结束。“还有最后20分钟,我把话筒交给潘建伟委员,让他给我们讲讲量子通信。”30组副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大型运输机“运-20”总设计师唐长红一边说,一边把话筒递给潘建伟。潘建伟,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常务副校长。这个“最后20分钟”,系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最后一次分组讨论的“最后20分钟”。量子通信时代来了?潘建伟此间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不过,据科技日报3月11日报道,潘建伟曾对此展望,希望通过10年左右的努力,将来每个人在互联网上进行的转款、支付等消费行为,都能够享受到量子通信的安全保障。

“量子之父”潘建伟:十年左右量子通信“飞”入千万家

全国政协委员潘建伟科普“量子通信”

现场

以桌上茶杯作比 科普“量子通信”

什么是量子通信?接过话筒,面对会议室内多位院士级全国政协委员,潘建伟指着桌上茶杯,开始科普。他说,要说量子通信,首先要说什么叫量子。量子属于微观世界的东西。比如有一杯水,慢慢的把它分成二分之一杯水、四分之一杯水,当然我们知道最后就变成一个水分子,那么,这些东西就叫量子。量子有一个最基本的特性,叫做量子叠加,量子叠加什么意思呢?形象一点讲,相当于这个杯子就是一个量子,它可以在桌子上,也可以在地毯上……面对潘建伟极其专业的解释,在场很多委员可谓“一头雾水”。所谓量子通信是指利用量子纠缠效应进行信息传递的一种新型的通讯方式,是近二十年发展起来的新型交叉学科,是量子论和信息论相结合的新的研究领域。而在全国政协委员、哈尔滨工业大学材料学院博士生导师贾德昌教授看来,量子通信包含两个关键技术:量子纠缠与量子密钥。

教授“发问”院士

量子传输与微信啥区别

“我有问题想不明白,想请教一下潘委员。”本以为“烧脑”科普结束,贾德昌教授却将话筒“抢”了过去,向潘建伟“发问”。贾德昌的第一问:量子通信传输速度,与微博微信有什么区别?潘建伟回应称,量子通信每秒可以送五个G。当然,这项技术在目前通信速度上,没有多少优越性,但我可以应用作量子计算机。大数据分析时,用0.01秒就可以算完。贾德昌的第二问:量子计算机好久能民用?“量子计算机如用于个别领域,未来五年内可以问世。但如要将此技术用在通用计算机,也许要十年,也可能要一百年。”潘建伟这样回应。至于量子通信民用普及问题。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中科大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副研究员袁岚峰介绍,量子保密通信的终端机,五年间,成本已从百万元将至一二十万元左右,降幅近90%。他估计,终端设备未来还可能降至万元以下,因此进入家庭是完全可能的,市场广阔。对此,潘建伟也给予展望。他说,希望通过10年左右的努力,将来每个人在互联网上进行的转款、支付等消费行为,都能够享受到量子通信的安全保障。

解读

量子密钥不可克隆有望解决信息“裸奔”

关于量子通信,在3月5日小组会议上发言时,潘建伟曾对“量子通信之利”作过解读。潘建伟说,传统通信加密,需使用一连串数字组成密钥,但传输过程若被窃听,可能被破译。量子密钥具有不可克隆的特质,基于量子力学的测不准原理,如果密钥在传输过程中遭遇窃听,收发双方就会知道,从而放弃使用不安全的密钥。

时间表

量子“京沪线”贯通 2030年“星地一体”

据央视3月7日报道,世界首条千公里级量子保密通信网络“京沪干线”已全线贯通,将于近期正式开通运行。“这标志着目前城域光纤量子通信技术已成熟,中国量子通信的实用化也处于国际领先水平,有若干量子通信领域的产业化实体,将技术成果转化为实用。”潘建伟说。量子通信发展应用有没有具体时间表?科技部部长万钢在3月11日记者会上予以了回应。万钢表示,在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新征程上,我国面向2030年部署了15个重大科技项目。其中,在电子信息领域,之前有核高基、极大规模集成电路、新一代无线宽带移动通信等3个重大专项。面向2030年,我国又部署了量子通信和量子计算机、网络空间安全、天地一体化信息网络和大数据4个重大项目,“科技创新2030重大项目和2006年开始实施的16个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将形成远近结合、梯次接续的系统布局。”另据中科院院士、南京邮电大学教授尹浩预测,到2020年,中国区域量子通信网络可成熟应用;到2030年,星地一体的广域量子通信网络即可投入应用。

记者手记

烧脑20分钟 打开科技创新话匣

推门,走进科技30组小组会议室,进入视野的,是多位“院士级”全国政协委员。

郑兰荪,中科院院士,化学家。唐长红,中国工程院院士、大型运输机“运-20”总设计师。高鸿钧,中科院院士,物理学家。郭华东,中科院院士、著名遥感专家……这一组的成员,星光熠熠。作为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最后一次小组会议的最后20分钟,副组长唐长红将话筒全部交给了潘建伟。

“最后20分钟”很短,或许因为“隔行如隔山”,量子通信对于很多委员来说,有点“烧脑”。

不过,围绕科技创新,委员们似乎有说不完的建议和意见:“急需改善芯片进口现状”、“我国有望于2020年建成世界上第一个地处北半球的原初引力波观测站”、“新材料的基础地位和重要性,应该是一代材料一代装备一代产业”……

下午5点30分,委员们陆续离开会议室。由“烧脑”20分钟引发的科技创新讨论,这才“硝烟”散尽……


下载OFweek,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

中国光通讯技术与应用研讨会火热报名中

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

暂无评论

今日看点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