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联通混改迟迟不落地?

水煮通信 T中
微信关注 OFweek光通讯网 ,获取最新资讯

壹:联通混改唯一能确定的是什么?

自从2016年10月10日联通首次公告正在研究和讨论混改方案,时至今日,已经近半年,却依然没有新的进展,市场对联通混改题材的炒作可以说已经呈现疲软之态。

而在历次中国联通管理层或者公司的公开表态中,公众或许只能看到一些无奈,近日王晓初董事长对外的公开说法是:“唯一可以肯定的,中央改革决心很坚定。”

而在2016年11月30日港交所公告中,联通说:具体改革实施方案也仍在讨论,还存在不确定性。

那么,问题是,为什么中国联通的混改方案迟迟不落地,一直在“等待监管部门审批”呢?

其实关键就在于11月30日的公告里“还存在不确定性”这句话。中国联通的管理层,在公开场合的表态,基本可以描述为以下三个诉求:

1)解决体制问题。2017年工作会上,联通集团认为,联通目前需要的是“建立真正市场化的机制”,直白点说,就是目前不是并不是市场化。

2)放大资产价值。

3)寻求协同效应。王晓初说因为联通并不是最大的运营商(移动躺枪),所以在做很多创新的事情上比较灵活。

那么,如果联通自己对外公开的三大目的,能够得到监管层的认可,按照正常逻辑来说,混改方案被批复应该是分分钟的事儿,而不是董事长对媒体无奈的说“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中央的决心”。

贰:炒作BAT入股或许引发国有资本和国企控制权旁落之争

除了中央的决心是确定的之外,或许还可以确定的是,在如何达成联通对混改的目标上,监管层或许对联通提出的具体方案,或者具体措施存在争议。

blob.png

因此,此轮混改,从国资委和发改委监管的角度,混改的目的就包括了:“启动企业内在活力,在国企公司治理和市场化的经营机制上见成效”的目标。

方向相同,走哪条路可能存在争议。

此前,中国联通混改消息一出,市场开始炒作互联网巨头百度、腾讯、阿里或入股中国联通的消息不断,既是一次简单的战略合作协议签署,都被市场解读为混改相关,大有BAT一朝成为联通大股东之势头。

但是中国联通作为“国企”属性,拥有巨额体量的,在国民经济中占有命脉性质的基础设施央企,此类绯闻或许会引发管理层对国有资本保值增值,以及国有企业控制权是否旁落的担忧。

青萍起于风末,尽管只是市场的猜测或者牵强之举,但是隐忧可能并非不存在。

叁:国资委对混改的新思路是什么?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3月9日,对混改有两个最新的表态:

1)适合在三四级企业搞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就在三四级企业搞,有的企业希望层级再进一步升高,要根据实践的发展和效果来看。

2)混合所有制改革是要让各个股东方、利益方都得到利益,以及如何能够既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防止流失,也要让混合所有制中参与的市场主体和资方主体能够真正参与公司治理。

显然,国资委希望的是无论如何混改,从实践出发,而不是一上来就动筋骨,比如7家试点单位,类似联通的混改是不是可以从专业公司开始?这样混改参与的市场主体也能够真正的有公司治理的参与权。

循序渐进,在能突破的突破口进行突破,尤其是各个股东方(嗯,国资委也是中国联通大大股东)都受益,这个是混改的新动向。

肆:联通混改何去何从

2017年,联通混改方案应该不会一直等待监管层审批中,这其中,联通和监管层估计在如何达成共同的混改目标上,还需要就具体的方案进行沟通。

blob.png

以目前来看,在2016年,中国联通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已经进行的非常深入了,可以说,几乎能合作的领域都已经了合作,但是合作的效果,却并不是很明显,并没有为联通业绩带来多少化学反应的效应。

所以,就实践效果而言,跨界和协同的价值,很容易引发质疑,既互联网公司对联通混改到底能够带来多大价值。

如果说只剩下资本层面和控制权的合作了,那么,这可能需要符合国资委对混改的新思路,那么如何平衡,可能是艺术的问题了。

不过联通混改还是非常值得期待,作为电信行业始终的先行先试者,我们拭目以待。

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

暂无评论

今日看点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