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兴看中国企业的国际化突围之路

飞象网 中字

随着中兴事件的发酵,来自媒体、行业专家的各路人士,将这场企业危机背后的国家力量博弈、中美贸易摩擦的深层原因,以及美国对中国科技业崛起,对《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焦虑与不安,深度剖析了摆在桌面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已明示,对华贸易摩擦“的确是我打的一张牌”(I do play the trade card),并称以此施压让北京在其他事上帮忙。

5月17日是每年一度的“世界电信日”,可以说,中国通信行业是为数不多已经走在世界前列的行业,而这离不开已中兴、华为为代表的一批中国企业的努力。回望中兴走向国际化的路程,可以说是满布荆棘,这也是以中兴为代表的中国通信企业,坚持自主创新,冲破西方垄断的突围之路。

知识产权护航国际征程

2001年,中国正式进入WTO,2005年,中兴作为电信设备商,开始进入美国市场。当时,在许多美国人眼里,“中国制造”仅仅存在于服装、玩具等传统的制造行业,在这样的认知环境下开拓市场,难度可想而知。

且不论起步的几年,中兴如何打造团队、修炼内功,去完成美国运营商的一系列产品安全规范认证。单单是物流、网络规范,文档能力等本地化服务基础的建设,以及约见客户、技术交流、设备测试等基本市场行为都是从零开始,摸着石头过河。

从2013年到2014年间,中兴通讯遭遇了多起“337调查”。所谓“337调查”即向所有进口到美国的货物进行调查,是否使用不公平竞争方法和不公平行为,是否威胁或实质损害了美国的国内产业。当然我们都知道,这一臭名昭著的调查行动多是美国以国家安全之由,行贸易保护和不正当竞争之实。在中国加入WTO之前,美国“337调查”的主要对象是日本、中国台湾。中国加入WTO之后,美国对华“337调查”数量增长迅速,而所有调查基本都是涉及知识产权侵权的问题,并且中国企业历来胜少败多。

贸易诉讼的胜利也标志着中兴国际化之路的成功

从2013年至2014年,美国企业TPL、IDCC、Flashpoint、Creative等对中兴密集发起了7起“337调查”,中兴全部胜诉,其中有2起是原告撤诉,成为当时唯一获得337调查五连胜的中国企业。

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不少中国企业在走向海外的过程中,因为缺少专利无法安稳经营,在海外市场遭遇重挫,甚至被迫退出市场。中兴从1996年申请第一件专利开始,就正式开启了知识产权储备之路。今天看来理所当然,20年前就有这个意识却是难能可贵的,这需要国际化的前瞻视野。

虽然中国1980年就加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但真正参与到知识产权国际化竞争也不过20多年。中兴作为中国最早一批走向国际市场的中国高科技企业,早早确立了知识产权战略作为企业发展的核心战略,也彰显了中兴走向国际化、走出国门的雄心。一场场海外知识产权诉讼的胜利,不仅保障了中兴海外市场经营的安全稳定,更标志着中兴已成长为一家成熟的国际化企业。

从规则的遵守者到规则的制定者

专利作为知识产权的核心体现,既是企业走向国际化的通行证,也是企业在国际化过程中面对激烈竞争,进行自我保护的一把利剑。可以说,知识产权的核心竞争力是企业国际化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关键要素。

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的数据看,2010年至2017年,中兴通讯已连续8年位居国际专利申请量全球前三,是唯一连续8年获此殊荣的中国企业。2017年,中国申请的专利数量已超越日本排名全球第二,仅位居美国之后。WIPO预计,中国将在三年内超越美国。

截至2017年底,中兴拥有6.9万余件全球专利资产,已授权专利资产超过3万件。90%以上是具有高度权利稳定性和技术品质的发明专利,包括众多覆盖国际通讯技术标准的基本专利,以及覆盖通讯产业关键技术的核心专利。其中,4G LTE 标准必要专利超过815件,全球占比超过13%,相当于全世界智能手机平均六分之一的技术使用要经过中兴的许可。

随着5G时代来临、ICT技术在各领域加速应用,中兴通讯的战略部署开始转向引领5G创新,在5G关键技术研究领域全面布局。目前,中兴通讯已在多个5G关键技术上取得了突破,在3GPP的提案数相对LTE时大幅增加,截至2017年底,5G NR/5GC标准提案超过3500篇,5G战略布局专利全球超过2000件。并且中兴通讯已经加入了几乎所有的国际主流标准组织和推进平台,在5G标准制定组织3GPP里,牵头制定多个5G相关标准,获得多个标准主编的席位。

从遵守游戏规则,到参与游戏规则的制定,中兴走过了二十几年。这是中兴始终坚持自主创新的胜利,也是中国企业走向国际化的胜利。

下载OFweek,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

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

暂无评论

今日看点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