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以何成为全球通信 “四大玩家”之一

智慧光
关注

自中兴事件发生以来,周围关心的朋友很多,也有不少好事者向我质询:“中兴不就一家没有核心技术的厂商,凭什么成为全球通信的‘四大玩家’之一? 还能引起美国注意,遭到制裁?”

讲真,听到这样的质问,作为曾经的业内人士挺窝火的,但又不能发,因为提出质疑的人毕竟不专业、更不懂。这几乎就是相声演员和火箭专家的对话,相声演员郭德纲曾讲过这样一句话:

内行要是和外行去辩论那就是外行!比如我和火箭科学家说,你那火箭不行,燃料不好,我认为得烧柴,最好是煤,煤还得选精煤,水洗煤不好。如果那科学家,要是拿正眼看我一眼,那他就输了!

言归正传。“没有核心技术”、“大玩家”、“遭制裁”等,都是我们大多数人看到的表象,而这些表象背后有一条中国通信崛起的清晰脉络和必然规律,以及不受中兴公司自身控制(并非“缺芯”这么简单)而遭遇制裁的深层次原因。

中国通信企业(包括中兴、华为)的成长和崛起,得益于中国改革开放40余年来,依靠为我们自己的勤奋、追赶、超越,渐渐成为全球供应链系统的“枢纽”。

2017年《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上,罗振宇的“罗辑思维”首发了施展先生《枢纽:3000年的中国》一书,并在其“得到”APP中给了如下的推荐导读(摘录部分段落):

过去40年,我们是一个勤奋的追赶者——

当中国的公司挤入全球10强,当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美国、欧元区和日本的总和,当中国的中产阶级人口,已经赶上了全美国的人口总量的时候,我们必须重新认识自己,必须寻找我们的世界角色。

如今,已经没有任何国家可以脱离中国,在这个世界独自狂奔。

《枢纽》这本书最有魅力的地方,在于定义了中国3000年来,一直承担的世界角色——枢纽。 中国的位置就是十字路口,就是路由器。也是资源、信息、资本、秩序在全世界流动的必经之路。

中国40年间的发展奇迹,有两个重要原因:

第一,是中国的超大规模,已经兑现成一种非凡能力;

第二,我们踩在了命运的关键节点上,各行各业的生产效率和弹性,无人能及。——引自《枢纽》原文

在重大技术革命之前,中国奇迹还会持续。可以断言,中国成为全球制造中心,是终局性的。只有从这个角度理解中国,才能让我们能更清晰地看到未来的脉络。

二战后,世界格局发生了局部演化——

因为西方国家的经济结构发生变化,他们已经进入了创新经济的时代,超过70%都是第三产业,对原材料的需求没有那么强烈。这和以原材料出口为主的欠发达国家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缝。

这个裂缝谁来填?上个世纪90年代,答案揭晓,是中国。

理解这个过程,我们就理解中国的全球角色了。

西方国家已经没有办法和欠发达国家直接形成经贸循环了,中国是全球经贸循环有效运转的必须结点。这不是什么推演,这就是已经发生的事实。中国正在变成全球经济体系的十字路口,是资源、信息、资本在全世界流动的必经之路,是世界的路由器,也是施展老师这本书的名字——枢纽。

作为枢纽,我们向原材料产地国家输出资本、制成品、基础设施和就业机会。

作为枢纽,我们向西方发达国家,提供形形色色的工业品和创新落地的机会。

基于上述,正是因为具有全球供应链必经的核心节点,即中国枢纽这片“沃土”,才能造就中国通信的崛起,才能生长出中兴、华为这样的通信技术巨头,这是必要的外部条件。

下载OFweek,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

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

暂无评论

今日看点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